主页 > I会生活 >《读懂先父的心》 >

《读懂先父的心》

作者:  · 2020-06-11 ·  933 views
先父成长的年代,唸书几乎是寒门子弟摆脱贫穷的唯一出路,在那个高中与大学都不多的年代里,光是能考进公立高中就是一番成就,若再考上大专,是整个村都要放鞭炮庆贺的喜事。当年先父努力考进省中,却因年少轻狂、气盛惹事而未能顺利毕业然后提早进入职场,没有走进他原本应该要踏入的大学窄门,这是先父内心的痛与阴影,即便是对母亲也很少提起。

多年后我出生、然后就学,内心有着不甘与悔恨的先父,再加上父母对子女成龙成凤的期望,直到我上国中前先父都在压抑,对我不起眼的成绩他虽不满但未严厉管教,他认为我的童年应该保留到上国中的那一刻为止。

先父成长的年代,唸书几乎是寒门子弟摆脱贫穷的唯一出路,在那个高中与大学都不多的年代里,光是能考进公立高中就是一番成就,若再考上大专,是整个村都要放鞭炮庆贺的喜事。当年先父努力考进省中,却因年少轻狂、气盛惹事而未能顺利毕业然后提早进入职场,没有走进他原本应该要踏入的大学窄门,这是先父内心的痛与阴影,即便是对母亲也很少提起。

多年后我出生、然后就学,内心有着不甘与悔恨的先父,再加上父母对子女成龙成凤的期望,直到我上国中前先父都在压抑,对我不起眼的成绩他虽不满但未严厉管教,他认为我的童年应该保留到上国中的那一刻为止。

上国中后,在前两年都被先父死按在书桌前,高压地逼迫我唸书。
现在想想,学历只有高中肄业的先父确实很厉害,国英数社自这些所谓重点考试科目他无一不能,即便不会,他只要拿起我的讲义课本来备课,立马就能上手、能够教导我。
当然,国文与社会这两个我本来就不差的科目无需他操心,英文也在他近乎填鸭式的教育下有了起色,但数学与自然这两科是我的死穴,先父再怎幺教,我的成绩总是在及格边缘。

考不上公立,人生就完蛋、你书念不好就去做苦工、成绩这幺烂以后怎幺办,这些话与在国中那三年萦绕在我耳边,乃至于到了高中、大学,先父仍三不五时就提起。

起初,我讨厌他,甚至恨他,不懂先父逼迫我求取好成绩被后的苦心与故事,只以为他是为了要在伯父们面前争一点面子(先父是兄弟中的老幺,伯父们的子女全都是国立大学或私立名门大学毕业)。

后来,我曾无意间半开玩笑得向先父透露我觉得只有唸书的人生没有活着的意义等等想轻生的念头,进而震慑到了先父,又加上我的成绩已经有中等的水平,使他决定放手(数理自然这两科,先父与我之间的共同默契是:别再烂下去就好),国三之后,先父渐渐不再高压逼迫我唸书,只要成绩可以维持在中等水萍,他就不会干涉太多。

又后来,考完国中基测,我的成绩根本上不了他一心期望的公立高中,面对我的不成才,先父满怀无奈与挫败之下,对我说:反正你也不是独书的料,不如去念高职,学个一计之长,将来也不会饿死。

于是经过一番讨论,我念了广设科,大学又顺理成章的念设计,进入了一个先父无法掌握的学科领域之中(先父样样强,唯独美术很烂),从此在念书这回事上,彻底摆脱先父的压迫与管教,又因年岁渐长,是听得懂道理的年纪了,父子间的关係才不若以往紧张。

但是,没有念国立大学这件事,仍是先父内心深深的遗憾,他曾在某些时候对当时还在念大学的我透露,他多失望我没有考上国立大学。

我很震惊,没想到国中毕业那幺多年后,他仍耿耿于怀这件事,就此成为我与先父之间的一个疙瘩。

先父的心是矛盾的,他年轻时也爱玩,也曾狂洒青春畅游人间,所以在我上高中后,他也愿意给我空间让我去飞;先父甚至不只一次的取笑我:你再怎幺玩都没有我以前会玩。

但他又怕我玩过头害了自己无法毕业,或许就像他当年一样,因此每当发生任何疑似会害我延毕的事情出现时,他比谁都紧张、愤怒、焦躁不安。

:你大学爱怎幺玩都没关係,但不准延毕!
先父曾多次这样对我说,即便我念的不是国立大学,他仍期望我能从大学毕业,在学历上实现他当年的遗憾。

当年我无法理解,他何以在给我空间飞翔时却又比谁都神经兮兮,父子间时有为了这种似鬆若紧的管教方式而争吵。

大三那年先父骤亡,待理清失去他的悲痛后,我开始在与先父之间的回忆里、还有母亲口述关于先父的故事中,慢慢的读懂了先父的心,这才明白先父人生中的失落、悔恨、自卑、自强、逼迫、高压、不甘,还有他不愿意我再踏上他的覆辙的决心。

而这一切的背后,那是多幺真挚、深沉而隽永的爱。

《读懂先父的心》

来源:

华人阅读社群粉丝团

华人阅读社群官网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